君兮不知悦

【EC】你

写不出心里的感觉……
报复社会
OOC预警,欢迎提建议但不喜勿喷

亲爱的你

(1)
他可能忘记了什么东西。
Erik这周第二次坐在一个心理医生的面前,交叉着双手。雨已经断断续续地下了三天了。 它落得并不太猛烈,柔,但是绵,未能断开的丝线淅淅沥沥的,在每个角落里晕染开来。
像是一个人。他这样想。但他并不知道那个人该是谁。Erik收回思绪,看着眼前的心理医生。
那个温柔知性的女性正微笑着看着他。“lensherr先生?您的婚礼是下周举行吧?”
“是的。”Erik答的礼貌又疏远。不知道为什么,他并不喜欢被人窥探心理的过程。但更让他自己不理解的是,即使他对被人了解心理如此的抗拒,他还是来看了心理医生。
一切应该都与那些他忘记的东西有关。
但他此时突然不想再与面前那个心理医生再对话下去了。他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对那个心理医生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我该走了。谢谢您的帮助。”
“不客气。”她也微笑着点了点头。
他没有打伞就走到了雨里。这个心理医生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好转,甚至让他变得更烦躁了。所有的研究心理学的人都喜欢这样吗,挂着微笑,与似乎看穿一切的眼神?
Erik不满地嘟囔了几声。渐渐猛烈起来的雨水打断了他的思维,他不得不给Emma打了个电话——照这样下去他这一身衣服就可以全废了。
Emma很快就来了,开着他的车。她皱着眉头,很明显的对Erik的行为十分不满,从车窗里露出的一双眼睛里很明显的是对Erik不打伞走在大街上还要打扰她的智障行为的谴责。
Erik打开车门,放松地坐在车后座。可能研究心理学要到达一定程度才可以和那些不管发生什么事还微笑的人一样吧,他看了一眼后视镜传递的Emma的不满目光。
Erik突然愣了一下。
“Emma。”
“嗯?”Emma不耐烦地应了一声。
“除你之外……”
除她之外……
“我还认识别的心理学者吗?”
是不是有一个那样的人,被淹没在了他记忆的深海中?
就这样湮灭在他的脑海里?
“可能吧。”Emma随意地答了一句,没有了不耐烦,但转移了他的话题,“你今天的治疗怎么样?如果没有什么作用的话,别再去看那个心理医生了吧。”
“也是。”Erik突然感到没有来的焦躁,闭上了眼睛。
这股不知名的焦躁持续了一路。Erik想起了婚礼日期。下周三。但他总记得那一天还有什么别的事情,比他的婚礼更为重要的一件事。
下周三还有什么事吗?
他不知道。
(2)
离自己的婚礼还有4天,但Erik无心见新娘。那个女孩很喜欢他,喜欢到Erik都随口答应了与她的婚事。Erik本觉得这没什么,不过是生活里多了一个人而已,近来却没由来的烦躁。
书柜里的书丝毫不能吸引他的注意力,书桌上随意堆着的一摞笔记本进入到了他的视线里。谁放这的?
他开始翻看自己的笔记。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随意记下来的东西。三四本之后Erik便想停止,但一张纸条却在他拿起下一本笔记的时候掉了出来——上面用晶蓝色的墨水写着“Erik·Lensherr”。
字很好看。虽然经常会有些人夸赞Erik的字,但这张纸条上的字体与他的风格完全不同。他缓缓打开那本原来夹着那张纸条茉笔记本,心脏飞快地跳动。
Charles·Xaiver.
笔记本的扉页,用同样的字体这些一个名字。心跳越来越剧烈,一页一页的纸张在指尖划过,最后Erik的手指停在了最末页。
这本记录着许多心理学知识的笔记本,最末页只有两个字。
失忆。
他紧紧盯着这两个字,然后打了一个电话。

他发现了。
Emma受Erik的邀请来到他家,本以为是来商量婚礼的,但她刚坐下Erik就把一本无比眼熟的笔记本拍到了她的面前。
但更糟糕的是,他翻到了最后一页。
“我的记忆缺失了一部分是不是跟这个有关?”Erik的声音格外低沉。
“不知道。”她答的格外干脆。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Erik闭上了眼睛,然后缓缓睁开。那双绿眼睛就那样盯着她,以一种可怕的认真与恼怒,然后他叹了一口气。
“你骗我的吧。”
Emma移开了视线:“有些事忘了也没有什么影响。”不,它有着无比巨大的影响。她在心底反驳自己。Erik再次闭上了眼睛,慢慢地,疲惫地说出今天他的最后一句话:“帮我准备婚礼吧。”

(3)
离婚礼仅剩两天,他开始梦见一双蓝色的眼睛。那像是最纯净的海水,浅浅的一湾,包围在他的身边。
他沉溺在这湾海中,不愿醒来。
几近中午的时候Erik才恋恋不舍地从梦中离开,不带任何情绪地准备着婚礼。
他往笔记本上写着到时候该说的话,但写到后来他发现可能下午也将要没有任何成果地度过了。
整整的一页纸,都写满了“Charles”。
他撕下那张纸,发现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不断颤动的,写满了“Charles”的纸箱上,突然出现了一小团的水渍,晕开了黑色的墨水,将其中一个“Charles”抹掉了一半。Erik慌忙地擦掉那点水渍,但越来越多的水珠落在了纸面上,晕开了更多的字母。
他终于不再做什么,慢慢地从椅子上滑了下来,没有声音的,撕心裂肺地,哭泣。
他就这样安静地度过了一个下午。

当Emma敲门无果,迫不得已用备用钥匙进来的时候,Erik正无比疲惫地躺在沙发上。电视机不知道在放着什么,而他也只是呆滞地望着。
Emma也不再说话,安静地站在一边。可能忘了并没有比没忘好。不,还是忘记好一点。现在已经很好了。半晌,她才小声地开了口,声音嘶哑:“Erik,不要再想了。”
Erik没有回答。Emma看了看,那个笔记本还在桌子上。她拿起那个笔记本,翻到最后,然后撕下了倒数第二页。
Erik这才有了反应,皱着眉头看着她。倒数第二页是一个简单的笑脸。
然后她慢慢地,揭下了那张笑脸。
里面的一张脸带着眼泪,与一句“对不起”。
“解决问题的人更容易出问题。”Emma用力地闭了闭眼睛,把两张脸都丢在沙发上,离开了。

(4)
Erik记得那个人修了心理学。他记得那个人很重要。但他也只记得这些了。
他现在不应该想这些。婚礼正在进行。
Emma是一个很值得信任的人,在他丝毫不准备的情况下为他搭理好了一切。新娘正一脸幸福地看着他,然后回答了神父的提问。
Erik保持着微笑,但内心却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告诉他。
今天你不应该在这。
今天不应该在这。
你不应该在这。
然后他的思绪被神父打断。新娘正在一脸期待地看着他。神父正在鼓励地看着他。Emma悄悄地对他做着“我愿意”的嘴型。
“I ……”他张开了嘴。
不,不应该。
他又停止了。所有的来宾都以一种祝贺的眼神看着他们。
不。
他需要你。
Erik深吸了一口气。
Charles.
他看着新娘,最终只说出了一句“I'm sorry.”
Erik没再看那个可怜的女孩子的表情,最终转身离开。
教堂里一片哗然,作为主角的Erik却越走越快。快去。他需要你。
他在大街上奔跑,穿过川流不息的街道,挤过寂静无声的小巷。他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奔跑,只因为他的心告诉他那个人值得这样做。
Erik不知道那个人在哪里,但他的心能感受到那个人的方向。
雨水来的毫无预兆,但他义无反顾地向前。最后他看到他要找的地方人群慢慢地散开。
但这时候Erik却有些犹豫了。他放慢了脚步,慢慢的,一步一步地走向人群原来聚集的地方。
那个人没有离开。雨水打在Erik的身上,他看了看没有离开的人。Raven,Hank,Alex……明明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但他却都能叫出名字。
他们好像想阻止,最后却也没有动。Raven没有看他,但用沙哑的声音叫出了他的名字
然后他便看到的Charles。
Charkes没有离开,对他微笑。Erik一步一步地,艰难地挪到了Charles的前方,静默地看着他的脸。
然后缓缓地,在那张黑白照片前跪了下来,脸上混着雨水。
与泪水。
他的世界只剩下了一个人。
(5)
我记得你很久以前对我第一次微笑。我记得我总是不愿意让你踏足我的内心。我记得你在我脾气暴躁的时候的包容。我记得你在深夜给予我的陪伴。我记得不管是什么话语你都会认真倾听。
亲爱的你。
你怎么就不见了呢?

(大概是Charles是一个心理医生,帮助过无数病人,但自己却患上了微笑抑郁症,身边的人都没有发现。他自杀前催眠了Erik去掉了和自己有关的记忆。那个女孩很早就出现了,Erik的婚礼是Charles让Emma去帮忙的,他的葬礼也在同一天。)
(太多Bug……随便啦(住嘴))

写文但是老写不下去……ec圈从此多出一位气人写手

震惊!不同时间内的小教授!

其实就是一个很傻的OOC脑洞

1
罗根发现眼前的情况的时候他是震惊的。他本来是随处逛逛,路上遇见了野兽,于是顺便来到教授的房间送一份文件。
教授看起来跟平常没什么两样,随口提了提最近入学的几个不怎么会控制能力的学生。
但随后其中一个就冲了进来。
罗根来不及阻止,震惊地发现教授身上散发着奇异的光芒,随后就变成了年轻时候的模样。
糟糕的是他变回了胡子拉喳的那段时期。
然后罗根就发现这不是最糟糕的,更糟糕的是还是没遇见逆转未来的他的那会。
Oh shit.
年轻的x教授,或者说是查尔斯,震惊地环绕四周,然后就是响亮的一声“What the fuck!”
身后一阵书本跌落的声音,然后是镭射眼震惊的脸。
好的,麻烦更大了。
他一只手挡住斯科特的眼镜另一只手把一脸fuck off想要站起来并可以站起来的查尔斯按在轮子上,留下一双愤怒的眼睛盯着那个闯祸的小混蛋。
然后那个小混蛋几乎欠爪子地啊哦了一声。
“能力使用过度了。”
好的,这下子麻烦大了。
2
然后罗根跟斯科特解释了很久才解释清楚这个胡子拉喳不洗头满嘴脏话的杀马特穿着是那个坐在轮椅上温文尔雅的教授年轻时代。
虽然解释清楚了之后斯科特脸上还是一副见鬼我又不是没见过教授年轻的时候我们教授年轻时候也温柔像个欧洲第一美的样子。
然后汉克接到消息赶来就看到斯科特一脸难以置信然后罗根按着一个不断扑腾的邋遢版查尔斯。
“我,的,天,哪。”
“汉克?!!”
他们在震惊中总算获得了点谈话的机会,像上次逆转未来一样查尔斯瘫在了沙发上。
“有酒吗?”
“没有。”罗根残忍拒绝。
“What the hell……”查尔斯小声嘟囔了一句。斯科特被挡住的眼睛似乎瞪得更大了。
“汉克,有药吗?”
“?”
“能走路那个。”
汉克残忍拒绝失败,拿出几管血清。
“所以,解释一下?”罗根用威胁的眼神看着那个小混蛋。
小混蛋没来得及开口,就出现了崇拜的眼神。
罗根僵硬着缓缓回头,看到一整队的x战警风风火火地赶来。
我,的,天,哪。
好的,扑街。
3
用了一定方法终于保证了小教授性命的罗根和汉克尴尬地看着眼前这帮人,刚刚斯科特根本没动。
被事实冲击住了的可怜人。
查尔斯看着眼前这班人虎躯一震,然后撸起袖子想要来支血清。
但是天空没有巨响,万磁王悄悄登场。
所有人尴尬地和他瞪着或大或小的眼睛,万磁王瞪着查尔斯。
瞪得他差点控制不住来一句“你抛弃了我!”
那个小混蛋想了想,于是查尔斯的身上又散发出了一阵奇异的光芒,出现了一个肤白如雪唇红如血带着卷毛的超年轻版小教授。
我,的,天,哪。
包括汉克和万磁王这两个见识到了的,所有在场的人都在心里尖叫了起来。
小混蛋出现了一脸快表扬我的表情。
罗根终于赞赏地拍了拍他的肩,一脸干的漂亮。
超年轻版查尔斯被刚才的群体尖叫吓了一跳,歪了歪头,思考了一下,最后指着。
“我记得我从酒吧出来,然后你对我和艾瑞克说了一句什么…”
“Go fuck youselves.”
4
骚动平息之后查尔斯开始安慰那个小屁孩。
“没事,年轻的时候能力都不容易控制。”
“那你呢?”
罗根转了个很蠢的圈圈。
表面善良可人的小教授用切开黑证明了我们不一样。
5
“那么把时间复原一下?”查尔斯微笑着询问。
然后他身上一阵光芒,“啪叽”一下地倒地上了。
但是并没有老。头发长了一点的小教授疑惑地看着斯科特:“…难道你烧的那棵树有变种诅咒?”
斯科特思考了一会,发现他好像确实烧了一棵教授最喜欢的树。
查尔斯·记仇记得很清楚·泽维尔挣扎着从地板上爬起来:“你们这是x战警?亚历克斯呢?”
一直沉默的惹了很多事的艾瑞克默默地靠着教授的腰带把他挪到轮椅上。
小教授看了斯科特一眼,思考着不能让亚历克斯在艾瑞克抢轮椅的时候靠的太近。
6
最后一次查尔斯身上发出奇异光芒的时候一个成熟的亚历克斯凭空出现了。
斯科特给了他一个拥抱,然后给了那个小混蛋一个拥抱。
这个时空的教授看到了万磁王,微笑了一下。
“老朋友,下盘棋?”